康熙来了真心话访问,如果小S没遇见康永…

康熙来了真心话访问,如果小S没遇见康永…

多年前,徐熙娣(小S)带着新书《牙套日记》上蔡康永的电台节目,而蔡康永无心一句:「戴牙套的故事,有需要写一本书吗?」

让小S心里一阵不快。后来蔡康永主动指名她搭档主持《康熙》,「主持之后才发现,我们是一模一样的灵魂,只是男体跟女体的差别。」小S说。而要说蔡康永与小S两人间的关係,真不是简单的事。

蔡康永大概是唯一在半夜还能登堂入室进小S家的男子。

康熙来了真心话访问,如果小S没遇见康永…

《康熙》快结束的某一天,大概凌晨三点,那阵子小S为了一些事烦心,喝了点酒想找人聊聊,可以任性地陪她躲在淋浴间,安安静静,面对面聊天。

她只能想到,也只想找蔡康永,传了五、六通讯息后,她问:「你可以过来吗?」以为蔡康永不会理她,毕竟时间已经凌晨四点多,但,蔡康永还是来了。

「那个晚上,我就在shower间铺了地毯,把门关起来,跟康永哥聊心事,聊了大概一小时,我说差不多了,你可以回家了。他说ok,起身帮我把shower间门关上透过那个玻璃门看他走,心里感动之余也非常的罪恶,因为隔天还要录《康熙》。隔天到摄影棚,他第一句话就问:『昨天跟我聊天的内容你还记得吗?』我说大概,他也就笑了笑。」

萤幕上极尽浮夸,天不怕地不怕的小S其实对自己没自信也没安全感,康永的存在很多方面都让她安心。

在生活、工作里,蔡康永会在对的时候告诉她做得很好,「某方面他跟大S或我老公蛮像的,都像是Leader型的人,他的存在让我觉得什幺都不用怕,心事也不必说太细,他就可以完全理解,可以分析得很好,重点是他嘴很紧,我后来发现他知道好多八卦都没告诉我,气死了。他和其他姊妹淘不一样,不啰唆,沟通也很简单明确,他其实满man的。」

拍摄当天,小S全副武装,踩着高跟鞋,一蹬一蹬地走进房间,康永已经在现场等她,穿着西装,像个绅士,肩上站着只乌鸦,带了些黑色幽默。

「所以我们今天的剧本是什幺,偷情的男女吗?」小S问。「对啊,你要使出浑身解数勾引我,最后发现我是Gay,然后负气离开。」康永机智地编出这个故事,虽非我们原本的故事设定,却也贴切。

「我们像知己,也像这辈子无缘的夫妻。」

康熙来了真心话访问,如果小S没遇见康永…

这是小S对与康永之间关係的诠释,在她需要时,康永能给她最需要的依赖;而对康永来说,他们之间不只是工作伙伴,但也不像闺蜜那样腻呼呼。

他们之间永远有个最舒服的距离,也有最立刻的默契,「我跟她在生活上没有那幺大量的交集,比起她的姊妹淘,我其实没有参与到那个程度。我觉得在工作当中,搭档最好保持能够给对方惊讶的距离,这是一个原则。我跟她有这种微妙的默契,不会涉入对方的生活太多。她生活中重要的事件,订婚、结婚、生孩子我都有参与,但更深入的就不会了,她对我的生活也是一样。」康永这幺说道。

在小S眼里,康永是十足的王子,(虽然有时仍会开玩笑叫他公主),对她体贴入微让她十分感动。

《康熙》12年来,小S曾经因为生产、受伤、身体不适请假,却从未看过小S在时康永缺席的景象。有段时间,康永颜面神经失调,原以为他会向节目告假休养,但他却戴上面具,遮住那半边脸,守着小S,「我对他一直有许多感谢。他颜面神经失调,可是他知道他不来,我无法一个人撑全场,所以他还是来了。」

康熙来了真心话访问,如果小S没遇见康永…

还有一次,小S在节目上跳舞鞋子飞了,蔡康永把鞋捡了回来,蹲下替她穿上,那一幕在网路传了一阵子,引起很大讨论,「很多女生对我跪在地上帮她穿鞋觉得不可思议,但难道要她单脚自己穿吗?那天录最后一集时,我们坐在床上主持,从床上下来的时候,我直觉地蹲下帮她穿,她想起这件事,说我是人生中除了妈妈之外,第二个帮她穿高跟鞋的人类,我说,小时候看《仙履奇缘》的时候,男生都帮女生穿高跟鞋。很正常吧。」

这些年,康永给小S的是无限理解与体贴,尤其在她深陷一波波新闻漩涡,感到徬徨无助时,他知道小S需要的,不是有人握着她的手一起大哭,而是告诉她,当世界都要被吞噬时,她该怎幺面对,「康永其实每一次,不会在第一时间来烦我,告诉我该怎样做。他了解我,会等我,等到我的求救讯号,他才会出现在我们家,告诉我怎幺处理,每一次他都在。」

康永则说,「我只能设身处地,想像是我在那个风波我该怎幺度过,很老实地告诉她,我能想到的办法,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我会靠这个撑过去。」

他/她改变了我

康熙来了真心话访问,如果小S没遇见康永…

康永眼里,小S是个很勇敢的女人,很好的妈妈,家庭对她来说永远在第一位,这也是为什幺小S总希望能提早收工,即便只是短短两小时。

而家庭,对于康永代表的是巨大的责任,是他从来不敢想的,不过最近他的想法似乎有些改变,也让小S相当惊讶,「最近,他有领养小孩的想法,来问我的意见。惊讶之余我说,养小孩真的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哭闹甚幺的都要忍耐,说了很多养小孩的经验谈,他竟然说,那他直接领养一个14岁的小孩,直接跳过哭闹的阶段,我说,小孩最可爱的就是14岁以下的时候啊!」

康永接着说:「我想,有不少小孩都在等待一个温暖的家庭,领养起码能回应其中一个孩子的需要,我也能体会不同的生活。但我还是觉得自己没办法拨出足够心力好好陪他成长,所以目前是打消这念头了。」

人的缘分就是这幺奇妙,遇上了某些人,某些事,能让你发现自己都不认识的那面。让人感觉高冷,不喜与人社交以及一切肉麻事的康永,在小S坐月子时,怕她无聊,便坐在床边陪她聊了四小时,「和她主持《康熙》我认识到自己另一面。这对我来说是一段旅程,我初期的节目都不是这个路线的,《康熙》让我踏入了一个很陌生,甚至原本排斥的领域。最近回顾过去节目片段,我做过很多三八的事:演戏,让盛竹如唸旁白,我们两个演谋杀客,跟洪秀柱演情侣,还跳舞,我完全不懂当初那个洁癖是哪来的。」

而如果没遇见康永,小S说,她可能还只是个只会耍宝的主持人,「没有他,观众看到的就会是很单面向的我,我虽然很早出道,但一直以来的形象跟风格都满类似。跟康永哥搭档后,才有长辈观众来跟我说喜欢我的节目。因为他,我才有机会让别人看到不一样的我,也可以很认真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