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面对死亡减少痛苦‧临终关怀维护病人尊严

学习面对死亡减少痛苦‧临终关怀维护病人尊严(雪兰莪‧八打灵再也)死亡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接受,需要学习和理解,接受死亡是生命的一部份,我们才能更好地生活,且毫无牵挂地离世。生死学专家表示,人生的三大事莫过于生得健康、活得快乐和一定要好死。懂得死亡,我们才懂得如何生活。一个人临终前也要保有尊严,让他舒适和没有痛苦地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新加坡国立大学临床研究中心医学伦理委员会(NUS 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IRB)高级经理陈德威说,华人很重视“善终”,说的是“好死”。他指出,我们经常看到别人死亡,却很少看待自己如何面对死亡。当我们有机会接触死亡时,应该感恩,从中学习如何面对死亡及关怀临终病人,减少他们面对的痛苦,并让他们感到温暖。这情况犹如我们参加别人的婚礼或弥月喜宴,感受他人的欢乐一样。“我们看到别人死亡,觉得这个人很可怜,但可怜的究竟是这个人,还是我们自己?我们要反省及思考死亡让我们发现甚幺,如人生无常,要了解自己的生活理念……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人生的三大事莫过于生得健康、活得快乐和一定要好死。懂得死亡,我们才懂得如何生活。”病得欢喜死得安详陈德威也是药剂师。他在一项临终关怀讲座上披露,他曾在医院做个小测试,问前来看诊的病人:“你好吗?”答案都是:“不好。”另一个答案是:“好,好到每天来医院向你拿药。”这显示很多人认为生病是坏事,会令自己过得很不好。“生病是很好的事,有病的人才是健康的,没病的人是假的,因为他没活着。活着就会面对生病和死亡的问题。”目前他在攻读博士学位,他说,在生老病死之中,生是“快乐”的,老是“不很快乐,但随着时代提倡老也要老得快乐,老也变成比较快乐”。病是“苦”的,死也是“苦”吗?他认为,病与死也能很快乐,因为这里头含有深邃的智慧与慈悲,了解其中的关係,我们就能“病也病得欢喜,死也死得安详”。想做甚幺尽力实践他说,他刚从不丹回来,那儿有些地方连水电都没有,不少人也没有电视机,然而却没人自杀、离婚、患忧郁症,反而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国家。由此可见,我们其实也能活得很快乐。陈德威重申,如果我们活着都不快乐、不平静,欲离世时怎会快乐和平静?死亡是要学习(practice)的,绝不是“我要这样做就这样做”,那不见得可行。他说,我们平时要思考:“假如我还能活多半年,我想做甚幺?”将想做的事一一列出来,再根据个人的情况和能力去实践,即使临终前没有完成所有的事,也不会有太多遗憾。临终病人也有权益陈德威强调,临终关怀着重于维护病人的权利和提昇家属的生命品质。纵然病人患上绝症,濒临死亡,他的权益仍须受到尊重,包括有权利决定是否要接受某项治疗或药物。家属的身心健康也不容忽视,方能平静看待亲人的离世。此外,很多人不懂得如何面对临终病人,其实只要握握他的手或用手帕擦拭他的脸部,即使没有言语的交流,病人也会感到温暖。“临终病人也有权益,包括知情、同意和保密原则。无论某种药物或治疗对病人多好,都要获得他的同意和接受。因为我们认为好的药物或治疗,别人不一定也有同感。我们要尊重病人的意愿和感受。”他指出,临终关怀护理的原则不离以照料为中心、维护人的尊严、增强临终前的生活质量、共同面对死亡等方面,缺一不可。“动物出世后都能自行生活,惟人类例外,初生婴儿需要照料至长大,临终者也须以照料为中心。此外,很多人希望在家离世,事实是有58%的人是在医院离世,14%在养老院,在家中的约12%。”以统计学算临终期在现实中,医生会告知病人估计的仅剩存活时间,但不一定準确,有者甚至活过相关限期。通常临终期约为半年。陈德威解释,医生是以医学统计学计算一个病人大概还能活多久,但不表示真的只能活到那个期限或活不到那个期限,仍须视个人的病况而定,所以病人和家属不应怪责医生判断“错误”。他分享实例:一个病人被告知预计只能活多半年,却活过逾3年,他活下来后,竟然每年寄一张卡给相关医生,“提醒”医生判断错误,这对医生很不公平。他表示,无论是病人、家属和医生,都应享有公平对待,不能单方面怪责任何一方。临终前的生理变化‧面部──出现希氏面容( Facies Hippocratica)。希氏面容意指面部消瘦、脸色呈铅灰色、双眼半睁呆滞、瞳孔固定、对光的反应迟钝等。‧皮肤──苍白、寒冷。‧呼吸系统──呼吸困难。‧循环系统──循环减慢、脉搏快而不规则。‧中枢神经系统──嗜睡、昏迷。‧消化系统──厌食、噁心、呕吐。‧泌尿生殖系统──便秘/腹泻、大小便失禁。‧感知觉系统──语言逐渐混乱、发声困难、视觉逐渐减退,开始只能视近物,过后只存光感,最后什幺都看不见,但听力往往最后才消失。你知道吗?IRB审核医药研究“IRB”是“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的缩写,中文称医学伦理委员会或人体试验委员会,专门负责审核一间大学或学院的医药研究与实验,例如某些药物对病人的试用实验,或者对某些特殊疾病需要调出相关资料或病历来研究等是否适合执行。换句话说,所有的医药研究和实验必须获得IRB核准,才可以执行。过去,研究人员运用动物和人体进行医药实验,引起不少争议,故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和健康及民众服务部属下的美国保健福利局设立指南和条例,包括设有IRB,以保护公众及动物的安全和权利。在相关条例下,所有单位包括医院和大学必须设有IRB来审核欲进行的医药研究。/良医‧报导:黄秀仪‧2009.10.06